您現在的位置:合肥律師事務所在線咨詢 » 交通事故律師 » 賠償標準 » 正文
?2019年合肥市交通事故死亡賠償數額估計在80萬-100萬
來源:wwww.bpwelp.icu  日期:2019-05-17  閱讀:

2019年合肥市交通事故死亡賠償數額估計在80萬-100萬(不含搶救費),丁帥律師根據最新法律規定、統計公報數據以及合肥各區人民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的實際情況整理而成以下詳細賠償計算方法,每年更新一次。
       醫療費包括:醫藥費、診療費、住院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必要合理的后續治療費、整容費、營養費。
       死亡費包括:喪葬費、死亡補償費、辦理喪葬事宜的交通費、護理費、、被扶養人生活費、住宿費、誤工費、通過判決或調解產生的精神損害撫慰金。 
1、搶救費: 根據醫療費發票確定;
2、營養費:50元/天(依據:2018年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關于提高住院伙食費、營養費標準的通知
3、住院伙食補助費:50元/天(依據:2018年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關于提高住院伙食費、營養費標準的通知
4、護理費(2018年5月21日更新):133元/天
5、 誤工費:從受傷日計算至搶救去世之日
6、死亡賠償金(2019.2.22更新):
城鎮標準:34393元×20年×100%=687860元;
農村標準:13996元×20年×100%=279920元;
(注:60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75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7、被扶養人生活費(2019.4.4更新):
未成年小孩生活費:城鎮標準:21523元×(18周歲-實際周歲)÷2人×系數;農村標準:12748元×(18周歲-實際周歲)÷2人×系數。
老人生活費標準同上:無勞動能力和無其他生活來源的老人計算20年生活費,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法律依據:《(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八條  被扶養人生活費根據扶養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和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標準計算。被扶養人為未成年人的,計算至十八周歲;被扶養人無勞動能力又無其他生活來源的,計算二十年。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被扶養人是指受害人依法應當承擔扶養義務的未成年人或者喪失勞動能力又無其他生活來源的成年近親屬。被扶養人還有其他扶養人的,賠償義務人只賠償受害人依法應當負擔的部分。被扶養人有數人的,年賠償總額累計不超過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額或者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額。
8、喪葬費(2018年5月21日更新):32575元
法律依據:《(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七條 喪葬費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以六個月總額計算。
9、精神撫慰金:80000元
10、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費(憑票據)
11、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住宿費(憑票據)
12、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誤工費(憑證明)
13、其他合理費用(憑證明)

 

丁帥律師提供判例:

李海濤、李心語等與圣保勇、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等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文書來源】 中國裁判文書網

審理法院: 安徽省合肥市瑤海人民法院
案  號: (2014)瑤民一初字第00829號
案件類型: 民事
案  由: 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
裁判日期: 2014-06-16

       原告李海濤、李心語、張永寬與被告圣保勇、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以下簡稱“財保巢湖分公司”)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李海濤及其委托代理人蘇義飛、朱升禹,原告李心語的法定代理人李海濤及其委托代理人蘇義飛、朱升禹,原告張永寬的委托代理人蘇義飛、朱升禹、被告圣保勇、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張翔翔到庭參加了訴訟。被告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進行了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李海濤、李心語、張永寬訴稱:2013年5月15日20時,被告圣保勇駕駛車輛號牌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沿裕溪路由西向東行駛至郎溪路交叉口左轉時,撞到張維維并造成其被碾壓后當場死亡。本起事故中,受害人張維維是在綠燈情況下推行電動自行車過人行道,同時經過司法鑒定被告駕駛的車輛存在制動性能不合格的情況。經查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實際車主是本案被告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該車在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險;皖K×××××掛號半掛車所有人是被告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該車在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投保了交強險和商業險。為維護死者家屬的權益。現請求判令被告圣保勇、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連帶支付原告死亡賠償金420484元(后變更為46228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80000元、被扶養人生活費183162元(后變更為195672.50元)、辦理喪葬人員誤工費9333元、喪葬費22300元、交通費5183.70元、食宿費12618元、拖車停車費760元、車輛損失費3600元、殯儀館停尸等合理費用1479元;合計738919.70(后變更為793226.20元),被告人財保巢湖分公司在其承保的范圍內據實承擔賠付責任(其中精神損害撫慰金在交強險內優先賠償);被告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被告圣保勇辯稱:當時我駕駛車輛左轉彎正常行駛,不知道受害人張維維從什么地方過來的。我是看見綠燈起步的,車子的右前方碰到死者電動車。我認為我應負事故的主要責任。

       被告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在法定答辯期內未作答辯。

       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辯稱:本起事故發生的基本事實應當以事故載明的事實及現場照片、錄像及陳述來進行認定。責任劃分方面,由人民法院依據當時的具體情況進行劃分。事故證明中被告圣保勇駕駛的車輛經鑒定,機械不符合技術標準,車輛是不合格的。車輛在我公司投保相關保險,我方沒有異議。因被告圣保勇駕駛的車輛檢驗不合格,依據商業三者保險的條款規定,是不予賠付的。原告的訴訟請求,部分項目過高,我公司不承擔訴訟費等間接損失。

        經審理查明:2013年5月15日20時30分,被告圣保勇駕駛車輛號牌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沿本市裕溪路由西向東行駛至郎溪路交叉口左轉時,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前中部和前保險杠右側下方碰撞到無號牌雅迪牌電動車左側和張維維,造成張維維被碾壓后當場死亡。2013年6月19日,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瑤海大隊作出合公交(瑤海)證字(2013)第15001號《道路交通事故證明》一份,載明:根據現場勘查材料、當事人陳述、證人證言、視頻資料、公安網上查詢記錄、安徽全誠司法鑒定中心檢驗報告等證據證實:圣保勇駕駛機件不符合技術標準的機動車上道路行駛,且未注意觀察,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的規定;經該隊依法調查:事故發生時,張維維是騎行或推行電動車及行進方向無法確定,故此事故成因無法查清。原告于2013年12月27日訴訟來院,提出訴請。

       另查,原告李海濤系受害人張維維丈夫,原告李心語系受害人張維維女兒,張永寬系受害人張維維父親,提供淮南市孫廟鄉人民政府、淮南市公安局孫廟派出所出具的《證明》一份,被告圣保勇、財保巢湖分公司無異議。被告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系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的所有人,在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處投保了強制保險和第三者責任保險,商業保險責任限額500000元,并投保了不計免賠及附加交通事故精神損害賠償責任保險。被告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的所有人,在被告人財保巢湖分公司處投保了強制保險和第三者責任保險,商業保險責任限額200000元,并投保了不計免賠;該起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內。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主張就保險條款中免除保險人責任的保險條款向投保人做了明確說明,因被告圣保勇駕駛的車輛經檢驗制動性能不合格,依據商業三者保險責任免除部分的第五條第十款的規定,不予賠付的,提供商業三者保險條款;三原告、被告圣保勇質證時認為,該免責條款無效,根據保險法第十七條規定,對保險合同中免責條款,保險人在訂立合同時應當在投保單等做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保險公司并沒有將免責條款明確說明,也沒有明確告知哪些是免責條款,因此保險公司的免責條款是無效的。車輛年檢的有效期是2013年5月份,認為只要沒有超過2013年5月份就沒有超過年檢期限,保險公司不能免除保險責任。

       又查,原告主張喪葬費22300元(按2012年合肥市在崗職工平均工資計算44601元/年×6個月計算)。原告主張車輛停車費760元,提供單據予以證實;辦理喪葬事宜的交通費5183.70元、餐飲住宿費12618元(其中住宿費2130元、餐飲費10488元),被告圣保勇、財保巢湖分公司質證時認為,票據時間是2013年,但無具體日期,無法證明是處理交通事故發生;原告主張車輛損失費3600元,未能舉證證實;原告主張誤工費9333元(5000元/月÷30天×56天),提供合肥市包河區華陽輪胎商行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及該商行出具的《誤工證明及收入情況證明》,證明李海濤從事銷售工作,月工資5000元,于2013年5月16日至7月13日請假處理張維維喪事;被告圣保勇、財保巢湖分公司質證時認為,原告主張李海濤的誤工費,應提供其勞動合同,故不予認可。原告主張殯儀館停尸等合理費用1479元;被告圣保勇、人財保巢湖分公司質證時認為,對其真實性無異議,主張該項費用,應包含在喪葬費范圍內,不應當重復賠償。原告方主張受害人張維維一直在城鎮居住、工作,其死亡賠償金按安徽省2013年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23114元/年×20年計算,提供張維維、李海濤與夏愛萍簽訂的《房屋出租協議》一份,及合肥市瑤海區大興鎮雙圩社區居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證明李海濤、張維維自2011年1月至2013年5月在夏愛萍租房居住;提供美的冰箱事業部高新區工廠管理部出具的《證明》一份,證明張維維于2010年10月7日起在該公司上班,提供合肥市包河區華陽輪胎商行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及該商行出具的《在職證明》,證明張維維自2012年3月至2013年4月在該商行工作,月平均工資1600元;證明李海濤在其單位從事銷售工作,月平均收入5000元;被告圣保勇、財保巢湖分公司質證時認為,租房協議、雙圩社區居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的真實性有異議,對原告提供的張維維的工作證明有異議,應當提供勞動合同、工資表、社保卡,但未能舉證證實。原告主張被撫養人其父張永寬(1956年10月14日出生)身體有病,不能從事勞動,提供淮南市孫廟鄉堆坊村民委員會出具的證明一份。張維維有一哥哥張國平;被撫養人李心語(2011年11月11日出生),系城鎮居民。

      上述事實,有原告所舉身份證明、《道路交通事故證明書》、淮南市孫廟鄉人民政府、淮南市公安局孫廟派出所出具的《證明》出具的《證明》、住宿費、交通費發票、保險單:被告人財保巢湖分公司第三者商業保險、投保單;及雙方當事人陳述等證據在卷予以佐證。

        本院認為,被告圣保勇駕駛車輛號牌為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沿本市裕溪路由西向東行駛至郎溪路交叉口左轉時,由于未注意觀察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前中部和前保險杠右側下方碰撞到無號牌雅迪牌電動車左側和張維維,造成張維維被碾壓后當場死亡。因事故發生時,張維維是騎行或推行電動自行車及行進方向無法確定,此事故成因無法查清,公安交警部門對該起事故責任未作認定。因難以認定各方交通事故責任的,機動車與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之間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由機動車方承擔賠償責任。被告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系皖Q×××××號重型半牽引車的所有人,被告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的所有人,被告圣保勇系該車駕駛員,故被告圣保勇、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依法應對三原告因張維維死亡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皖Q×××××號重型半掛牽引車、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均在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處投保了強制保險和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并投保了不計免賠。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應在保險責任范圍內承擔賠償責任。被告人財保巢湖分公司主張因被告圣保勇駕駛的車輛經檢驗制動性能不合格,依據商業三者保險責任免除部分的第五條第十款的規定,不予賠付,原告、被告圣保勇質證時認為,事故發生時,車輛尚在檢驗有效期內,該車按照規定進行了檢驗,沒有超過年檢期限,保險公司不能免除保險責任。因該車年檢合格。基于合格的檢驗,駕駛人員有理由相應車輛符合上路行駛的條件,至于車輛發生事故時檢驗能否合格,明顯加重了駕駛員的義務,顯失公平。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對格式條款有兩種以上解釋的,應當作出不利于提供格式條款一方的解釋。格式條款和非格式條款不一致的,應當采用非格式條款”。本案中雙方對格式條款的理解發生爭議,應做出對財保巢湖分公司不利的解釋,故對被告人財保巢湖分公司該辯稱意見,不予采信。

        對原告主張的喪葬費應按2011年安徽省國有經濟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40640元計算,即40640元÷12個月×6個月=20320元;原告另主張殯儀館停尸等合理費用1479元,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主張該費用應包括在喪葬費中,其辯稱意見成立,故對原告該項請求不予支持。原告主張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食宿費中住宿費2130元予以支持,對餐飲費10488元不予支持;原告主張辦理喪葬人員誤工費,因其所舉證據不足以證實,應按2013年安徽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標準23114元,計算一個月,即23114元/年÷12個月=1926.16元;對原告主張的交通費,酌定為1500元;被撫養人李心語(2011年11月11日出生,系城鎮居民)按2013年安徽省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16285元計算,即16285元/年×17年÷2=138422.50元;被扶養人張永寬生活費均按2013年安徽省農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費支出標準5725元×20年÷2計算,即57250元;原告舉證證實張維維在城鎮居住和工作,死亡賠償金按2012年安徽省城鎮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23114元×20年計算,即462280元;受害人張維維因本起交通事故死亡,故對三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精神撫慰金的請求予以支持,數額為80000元。對上述張維維因本起交通事故死亡的損失,由被告財保巢湖分公司在其承保的皖Q×××××號重型半掛牽引車、皖K×××××掛號重型廂式半掛車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限額內分別賠償110000元,其余部分,在其承保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限額內賠償。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十六條、第四十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三款、第二十七條、第二十八條、第二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中國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在其承保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限額內賠償原告李海濤、李心語、張永寬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張維維死亡的死亡賠償金中140000元、精神撫慰金80000元、拖車停車費760元,合計220760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

       二、被告中國人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巢湖市分公司在其承保的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商業保險限額內賠償原告李海濤、李心語、張永寬因本起交通事故造成張維維死亡的損失中喪葬費20320元、死亡賠償金322260元、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支出的住宿費2130元、誤工費1926.16元、交通費1500元、被扶養人李心語生活費138422.50元、被扶養人張永寬生活費57250元,合計543828.66元;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

       三、駁回原告李海濤、李心語、張永寬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1732元,由原告負擔470元,被告被告圣保勇、巢湖市金奇貨物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阜陽市瑞鷹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負擔11262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自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童輝

審判員王輝勝

人民陪審員葉銘

二〇一四年六月十六日

書記員施楊


相關鏈接:
(2004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經常居住地在城鎮的農村居民因交通事故傷亡如何計算賠償費用的復函
(2006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2009年)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指導意見
(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鐵路運輸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4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相關閱讀
  交通事故知名律師  
丁帥律師
專長:交通事故|傷殘鑒定
電話:15856502022
地址:合肥市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猜你喜歡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市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師事務所 電話:15856502022 QQ:1490768033
信箱:[email protected] 皖ICP備12001733號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