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合肥律師事務所在線咨詢 » 交通事故律師 » 賠償案例 » 正文
首例兒童騎乘共享單車死亡向商家索賠案例
來源:wwww.bpwelp.icu  日期:2017-09-16  閱讀:

       網友:這起事件中OFO不應該承擔責任,適當承擔一些人道主義補償是可以的,首先法律并沒對共享單車的機械鎖做規定,其次小孩子破解共享單車,在馬路上逆行,因為未成年,父母的責任是最大的。

       2017年3月26日,該案受害人(11歲)與其他3名未成年人騎乘配備機械鎖的ofo共享單車,行至上海市浙江北路、天潼路路口被肇事大客車碾壓,受害人當場受重傷,后經上海長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

       7月19日,受害人父母將ofo共享單車運營方“北京拜客洛克科技有限公司”、肇事機動車駕駛員、客車所屬單位“上海弘茂汽車租賃有限公司”及保險公司,起訴至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法院,要求上述主體共同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在原告提出的訴訟請求中,除要求被告支付死亡賠償金、精神損害賠償金外,還申請靜安區人民法院判令北京拜客洛克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召回市面上所有配備機械密碼鎖具的ofo共享單車,并更換為高安全性鎖具。

       原告請求判令ofo小黃車公司向原告賠償死亡賠償金616432元以及精神損害賠償金700萬元。同時,請求判令司機王某、肇事客車租賃公司、保險公司向原告賠償死亡賠償金493145.6元以及精神賠償金50萬元。

       經交警部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王某駕駛機動車在通過有交通信號燈控制的交叉路口向左轉彎時,疏于觀察路況,未確認安全通行,其行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高童未滿12周歲,駕駛自行車在道路上逆向行駛,且疏于觀察路況,未確認安全通行,其行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故認定肇事客車司機王某負該起事故次要責任,受害人高童負該起事故主要責任。

        ofo:質疑受害人以“非正常的程序”開鎖

       據媒體報道,在當天的法庭上,四名被告均表示認可原告起訴的事實以及交警部門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但對于訴訟請求,ofo小黃車公司不同意原告針對其提出的全部訴訟請求。

       對于原告提出的要求ofo小黃車公司收回機械密碼鎖具單車、并更換為智能鎖具,ofo小黃車公司認為這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訴訟范圍,并且與原告沒有直接利害關系。

       同時,ofo小黃車公司稱該事故中,交警部門認定司機王某沒有確認安全通行,且受害人高童未滿12周歲違法騎行自行車上路,并逆向行駛,并沒有認定ofo小黃車公司有任何的事故責任。

      “涉案自行車經司法鑒定處于正常狀態,不存在任何過錯。”ofo小黃車公司稱,公司在注冊、使用、宣傳、推廣等過程中都有盡到“12周歲以下兒童不準騎行”的提醒義務,并且質疑受害人高童以“非正常的程序”對ofo小黃車進行開鎖并騎行。

       對于原告出具的一份公安機關對同行小伙伴劉某的筆錄,顯示劉某曾表述稱,他們騎行ofo小黃車系自行打開了機械鎖,沒有進行手機掃碼,也沒有獲取到相關密碼。ofo小黃車公司認為該證據在內容上沒有明確提到受害人高童的開鎖過程。

        ofo機械鎖專項調查

       根據原告提交的證據顯示, 2017年3月30日,北京等地的共享單車志愿者發起ofo機械鎖漏洞問題專項調查,結果表明車輛未鎖(包括未掛鎖、未打亂密碼)的比例普遍較高。其中,上海地區所調查的240輛ofo車輛中有55輛未鎖,占比達22.9%。

       而原告代理律師出具的部分未成年人使用共享單車發生事故的報道統計結果顯示:僅2017年1月到2017年7月,經媒體公開發表的23例未成年人騎乘共享單車引發安全事故的報道中,因車鎖未鎖及兒童自己解鎖而導致的事故有9例,占39.13%;開鎖原因不詳的有10例,占43.48%;涉及ofo品牌的19例,占82.6%。

 
  
 
 
相關閱讀
  交通事故知名律師  
丁帥律師
專長:交通事故|傷殘鑒定
電話:15856502022
地址:合肥市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
  最新文章  
  猜你喜歡  
律師合作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意見建議 | 關于我們
地址:合肥市廬陽區東怡金融廣場B座37樓金亞太律師事務所 電話:15856502022 QQ:1490768033
信箱:[email protected] 皖ICP備12001733號

打鱼输的倾家荡产